當前位置 首頁 > 職場薪聞 > HR俱樂部 > 人力管理 > 公務員工資:年輕公務員沒有前代的優越感
公務員工資:年輕公務員沒有前代的優越感
作者: 時間:2013/7/23 閱讀:1709次

    廣東省政協特聘委員崔河最近透露,前年到粵東一個縣調研時得知,縣委書記(也有報道稱是鎮委書記)工資才1500元。

  眾人一片驚訝。有學者嘗試釋疑,說那可能是指基本工資。更多的人不免會掂量掂量自己的工資,甚至思索幾十年來工資和消費的變遷,比如說,10塊錢在60年前能做什么,今天又能做什么?2012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46769元,其中,股份有限公司的為56254元,外商投資企業為55888元,國有單位為48357元,集體單位為33784元。同年,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28752元。你達到“平均”線了嗎?

  百般滋味,其實也是社會發展的縮影。

  30塊錢曾能養家還有剩, 現在3000多卻不太值錢

  劉成1962年在重慶某體育中心當上了助理教練員,每月的收入30元。由于經濟發展遲緩,職工基本上10多年沒漲工資。60年代后期,劉成從運動隊退役,到工廠上班,考級后工資才多了5毛,每月30.5元。當時油、肉、糧食等都相當緊張,每人每月只能分到半斤油、4兩肉。劉成每月分出10塊錢投資,10塊錢儲存起來,剩余10錢購買部分生活用品,并承擔整個家庭的生計。

  1973年,人們感到經濟生活有了好轉。“我們廠大學本科生的月薪52.4元,相當于一個六級工的水平。”重慶某裝備廠的陳奇至今記得剛工作轉正時領的第一筆工資。當時輕工系統的工人分8級工,一級工月工資不到30元,二級工36.9元,三級工43.1元。陳奇50多元的工資,擔負一家5口生活外,每個月還能余下個七八元。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關系,在外一個人生活,10塊錢就足夠他自己一月的生活費。

  劉繼斌感嘆上世紀80年代的收入天翻地覆:1980年34元/月,1983年41.9元/月,1984年57元/月,1989年72.3元/月。1984年11月,劉繼斌第一次拿到了5元的活工資。活工資相當于現在的獎金。1985年全國工資大改革,劉繼斌的工資實現明顯增長。1986年劉繼斌當時的月基本工資是68元,加上煤貼、糧貼、肉貼等各項補貼后,應發工資額達到了76.5元。

  從1983年開始棉布敞開供應,布票首次正式退出市場,之后許多票證相繼停止使用。糧票已經不稀罕了,以票易物開始轉向壓力鍋、電視機等新潮用品。劉繼斌回憶,雖然當時的10塊錢不能養人,但是依然夠買新的小型電器用品等。

  崔建剛進廠時收入才130多元,1996年,月工資提高到了746.5元,同時也第一次繳納個人所得稅,全年繳納了29.40元。到1997年1月份,國家開始規定使用銀行卡發錢,崔建說,把工資都放在卡里沒有拿現金有“手感”了。

  2009年大學畢業后,文麗進入一家網絡公司當編輯,3年下來,從當初的月入1800到現在的3000多,收入是多了,但依然沒有擺脫“貧困線”。她說:“收入是多了,但錢越來越不值錢了。”小時候,最盼望的就是過年,因為過年能有新衣服穿,10塊錢可以買到一條非常漂亮的健美褲,春夏秋冬都可以穿。在花椒都能賣到70塊錢一斤,蒜能賣到10塊錢一斤的今天,10塊錢還能買什么?用于充饑的兩袋泡面或是一雙很劣質的絲襪?

  年輕公務員沒有爺爺的優越感

  上面幾個故事的主角都在重慶,很有代表性和可比性。下面這家祖孫三代工資收入的變化,則折射出中國公務員收入分配的變遷歷程。

  2006年,23歲的邊曉宇通過了國家公務員錄用考試,被某中央部委錄用,成為繼祖父、父親之后的全家第三代國家公務員,每月工資津貼加起來近2000元。

  邊曉宇的父親認為,與干了多半輩子公務員的自己相比,兒子一上班就拿這樣的工資已經“很高了”。已經離休的爺爺告訴他,“我都工作了一輩子了,工資增加了幾次也就接近3000元,而你才參加工作就有2000元,要不了幾年就趕上我了。”

  邊曉宇的爺爺20多歲從部隊轉業,是共和國第一批公務員。“那時候我們稱干部,不叫公務員。”邊爺爺回憶說,建國初期,干部工資待遇實行供給制、包干制、薪金制和混合制等不同制度。1956年國家統一了工資和供給標準,建立了職務等級工資制度。國家機關的工資由高到低分為30個等級;最高級為最低級工資的28倍,工資標準由20元到560元。“那個時候我是十三級工資,大概130多塊錢。”邊爺爺回憶,他的收入當時在社會上已經算是中上水平了。

  “那個年代作為國家干部是很值得自豪的。看病都由單位報銷,住房、教育和養老金都由政府承擔。人們對國家干部是非常羨慕的。”

  這一工資制度維持了近30年,直到1985年,國家建立了以職務工資為主的結構工資制。“工資調整后,我每月的工資獎金能拿500多元。當時各個單位的工資要統一,高的要降低,少的要增加,那時候單位福利分房,吃飯穿衣需要的花費很少,工資也算不少了。”邊爺爺說。

  1993年,國家機關建立了公務員制度,實行了職級工資制。經歷了數次調整后,2003年全國公務員年均工資為15487元。根據2006年7月1日起實施的《公務員工資制度改革方案》,公務員基本工資構成由職務工資、級別工資、基礎工資和工齡工資四項調整為職務工資和級別工資兩項,取消基礎工資和工齡工資。職務工資為340(辦事員)至4000元(國家正職),級別工資分27級,最低290元,最高3020元。

  雖然邊曉宇剛參加工作卻掙到父親工作30年后工資的絕對數,但他卻沒有他爺爺當干部的優越感。“從表面看,我們的工資相對以前是上漲了,但如今單位取消福利分房,規范了各種福利待遇,我們的工資與很多行業比都有了明顯差距。”

  勇敢曬工資的官員們

  中國政法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劉俊生表示,公務員工資由四部分組成,包括基本工資、津貼、補貼和獎金,本文開頭提到的1500元很可能只是基本工資,實際收入不應該這么低,公務員有很好的福利待遇和就業保障,相對其他就業領域要穩定可靠得多。

  2008年和2009年,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張廣科博士所在課題組調查發現:公務員年工資收入平均比企業員工高3700余元。調查針對的是中部三個省份21個城市,收回有效問卷6287份。調查還顯示:公務員中62.1%的科員年收入在2.5萬元以下;71%的科級公務員年收入在2.5萬至4萬元之間;48.7%的副處級公務員年收入在4萬到5萬元之間;正處級公務員中年收入超過5萬元的占56.2%.

  一些高級別的官員曾公開透露過自己的工資。

  2011年6月20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的俞正聲在上海交通大學上黨課時說,按照中央政治局委員標準,他每個月工資一萬一,“不算高也不算低”,比上海市市長韓正低一些。“抽煙是自己買,衣服也是按照市場價格買。”

  2010年兩會期間,時任工信部部長的李毅中透露自己2009年的收入是14萬元。他還表示,他2003年任中石化集團總經理、黨組書記,兼任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時的一年工資為14萬元,同年調任副部級的國資委副主任后“一下就是每個月五六千塊錢”。

  2010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國資委黨委書記劉富才說:“報紙上有文章說,同是處級干部,在公務員系統退休,每月可拿六七千元退休金,但在企業退休,卻只有區區一兩千元。我們不能只講退休以后那一半。其實退休以前,公務員的正廳還不如企業的正科!……同是正廳級干部,我每年拿到手的錢不到8萬塊,工資單就7900塊錢一個月。如果三金加起來算有10萬。廣東省國企的董事長多少錢?高的是80萬,最差的也有46萬,中間階層60萬。……我了解過身邊的公務員,大學畢業10年,正科,每月拿到手3200塊錢。”

  2007年12月,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吳儀在中國國際商會會員代表大會上說:“我現在每年所有收入12萬元人民幣,這還包括保姆費。”在此之前的5年里,她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

來源:
熱門推薦
广东快乐10分直播